磨仿屋 第十三章 刑侦剧

小说:磨仿屋 作者:沐鱼小柒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太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挡住,缝隙露出一道细细的光,依稀间能见到灰尘在飞舞。

  “咳咳咳……”路一捂住口鼻咳了出来,屋内的气味真是有够难闻。

  腐朽阴暗的味道还夹杂一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充斥在整个空间里。

  路一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股味道,想着打开窗户散散味道,谁知,刚走一步,就听到“啪嗒”一声。

  水?

  路一低头看着脚底下的地板,一滩不知名的液体,源头似乎来源于不远处的某个黑色物体上。

  黑色的物体上似乎是趴了个人,在听到声音后,瞬间站起,朝路一的方向看了一眼。

  路一没有轻举妄动,微微眯了眯眼睛,不过也只能看出身形似乎是个男人。

  淡淡的轻笑声传出,路一见那个男人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后,迅速消失在这个房间中。

  没来及的抓住那个人,路一缓缓的走到了黑色物体处,果然,地上的那滩并不是水,而是血。

  “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房间内出现了第三个人声音。

  接着便是拉开窗帘的声音。

  房间外的光照射进屋内。

  突然的光亮让已经适应黑暗的路一不禁用手遮挡住阳光。

  “不是吧………”拿着薯片袋子的男人见到屋内的景象后,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

  已经适应了屋内的光亮,路一看到了之前黑色物体的真面目,也明白为什么男人会惊恐了。

  鲜红色的血在白色地板的衬托下更加鲜艳,不仅仅铺满一地,就连周围的墙壁、沙发、桌子上也都是飞溅的血液。

  黑色的物体的正身也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是人的尸体。

  不过尸体的造型很奇特,整个人被“对折”起来,三把剑同时穿透身体和腿后,插入到地板中,支撑着尸体。

  剑插入的位置还一直在往外滴着血滴。

  “吴…吴…吴光思?”男人没有接近,看到地上掉落的眼镜,不确定的说道。

  我会不会被灭口?现在逃还来得及吗?手里的薯片都不香了呢!

  要不然用技能和他对拼一下?可是能把人弄成这种惨状,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输了的话,说不定会更惨。

  想我蒲希活了这么久,还没吃够呢,就要这样死了吗?

  听到男人的心声,路一挑了下眉,看来是被当成凶手了呢。

  不出意外的话,是刚才那个人故意的,不过,为什么会是自己,刚巧赶上?还是特意选择?

  “啊!!!!!”

  尖细的女声尖叫在屋内炸开。

  又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站在之前蒲希出现的位置上。

  看着浮夸的表情,路一勾了勾嘴角,现在像是正常刑侦剧的发展了。

  女人、尖叫声、目击证人、嫌疑人。

  “女神,你怎么了?没事吧?我保护你!”后出现的魏格刚好听到韩莉尖叫声的尾音,直接挡在了她的前面,等看到屋内的情况后,也禁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嫌疑人”路一手搭到剑柄上,晃了一下。

  纹丝不动。

  还挺坚固,如此看来,凶手并不是激情杀人,而是有所准备。

  在路一查看尸体的时候,房间内其他三个人慢慢的聚到了一起。

  “人应该是他杀的吧。”魏格小声说道。

  蒲希把手里的薯片装到了包里,“我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那里了。”

  “那…”韩莉小心的看了一眼路一,“那是不是也有可能不是他杀的。”

  “不然问问他吧,再说了,我们三个人不是吗?”蒲希提议道。

  嘀嘀咕咕的声音让路一有些心烦。

  “我说……”路一刚一开口,那边的三人都闭上了嘴。

  “怎么?”蒲希提起一口气,装作很有气势的样子。

  “你们认为我是凶手?”路一开门见山的说道。

  “不然呢?”韩莉说道,“我可是演过戏的人。”

  “那为什么不会是你身边的人?”路一抱着手臂,“在你来到这个房间之前,他也在,而我可能是在你之前来的,刚好走到这里。”

  听到此话的韩莉一下子就和蒲希拉开了距离。

  “不是,你不要听他胡说啊!”蒲希伸出手想拉住韩莉解释一下,谁知得到的却是更加激烈的反应。

  “你别过来啊!”韩莉又往后撤了几步。

  “别怕。”魏格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挡在韩莉前面,“女神,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路一好笑的看着这一幕,明明心里想的和表面上表现的完全背道而驰,但是还在尽心尽力的“演”着,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路一还是挺佩服他们的。

  就在那三个人争吵的时候,又一个人出现在房间中。

  “大哥哥!”白桐刚一见到路一,直接就跑了过去抱住了他,“大哥哥,你去哪里了?我找你找了好久。”

  “这不是碰到了。”路一摸着白桐的头说道。

  “嗯,我再也不要和大哥哥分开了。”白桐撒娇道。

  路一并没有回应。

  “啊,这是什么?造型这么奇特?”白桐余光注意到路一身边的尸体,松开了路一,围着转了一圈,“这是那个色眯眯的叔叔哎!他怎么死了?是大哥哥你杀的吗?”

  天真无邪的面容却如此淡定的问着这种话,路一大概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能出现在磨仿屋的理由了。

  “不是。”路一回应道。

  “那他是怎么死的啊?还被弄成了这样,好可怜!”白桐蹲在尸体面前,用手擦了擦吴光脸上的血迹,“嘿嘿,干净了。”

  白桐出现后,三人也跟在后面围了过来。

  原本在嘴边“为什么你会如此相信他”的这句话,在看到白桐像是找到新奇玩具一样的面容后,卡在了嗓子里。

  “你们怎么了?”白桐把手在尸体的衣服上擦了擦,“像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我后悔选择这道门了,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这死熊孩子,说什么呢?你特么才吃屎,你全家都吃屎!

  卧槽,这要是在动漫中,这孩子绝对能成大事啊。

  “你说他色眯眯?怎么色眯眯了?”路一忽略掉那三人的心声问道。

  “啊,就是我刚醒来的时候啊,这个叔叔要偷看她的裙底哟。”白桐把手指指向韩莉说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