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仿屋 第二十九章 笨死了

小说:磨仿屋 作者:沐鱼小柒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这个,赵峰原本神采飞扬的脸,顿时就黯淡了下来,“不是我说,为什么海大要这样对待我啊。”

  “或者,你可以亲自问问。”梁晨朝赵峰身后扬了扬下巴。

  默默的咽了口口水,赵峰立马换上一副狗腿的表情,“为什么海大要这么对待我,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赵峰的表情实在是有够难看,导致梁晨梁晨没有绷住,大笑了出来。

  “死梁晨,你耍我!”听到笑声的赵峰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跳上去就勾住梁晨的脖子,“快,说赵峰最帅,不然你就惨了。”

  “快……快……放开我!海大来了!”梁晨用拍着脖子上的胳膊。

  “嘿嘿。”赵峰得意一笑,“你以为我会被你耍两次吗?”

  “死胖子,你不滚去查碎尸下落,还在这干嘛呢?信不信我让你变碎尸!”海大刚进办公室,就看到赵峰在那耍宝。

  中气十足的怒吼声吓得赵峰差点摔倒。

  “是,我马上滚!”赵峰敬了个礼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办公室。

  梁晨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这胖子下手总是这么没轻没重的。”

  海大走了过来,看了看这两人后,又看了眼白桐,“这小子,你要一直带着?”

  “大叔,我可是天才,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们破案呢,你是要赶我走吗?”白桐眨眨着大眼睛盯着海大。

  “那个……”让白桐一说,路一已经编好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海大摆了摆手,“得了,别编了,你爱带着就带着吧,反正我也管不了你,出事儿了,可别求我保你!”

  “谢谢海大。”路一真的觉得这个上司不错,虽然脾气不是很好。

  “赶紧查案去,想被冯通那两个先找到凶手?”海大问道。

  “是。”

  梁晨和路一同时回应道。

  海大驻足看着这两大一小的背影出神,过一会儿才离开了办公室。

  “先去找法医吧。”路一开口道。

  “啊?不是吧……”梁晨有些抗拒。

  “怎么了?”路一问道。

  梁晨搓了搓手臂,“我觉得我可能和杨石蕾八字不合,你去吧,我去调查王立的人际关系去。”

  说完,梁晨拍了一下路一的肩膀就离开了,完全不给他回应的机会。

  “大哥哥,八字不合什么意思啊?”白桐仰着头问道。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太多,去,找人问下法医室在哪。”路一开口道。

  “哦,好的。”白桐一路小跑到前面。

  过了一会儿,白桐又小跑了回来,“大哥哥,跟我来。”

  路一被白桐牵着往前走,拐了好几个弯儿后,看到了走廊的尽头,莫名的有种阴森的感觉。

  “就是这里了。”白桐指着里面的门说道。

  正要敲门的路一手停顿了下来,“你坐在外面等我。”

  “为什么呀?”白桐问道,“里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吗?”

  “什么洪水猛兽?”

  路一面前的门突然不被打开,之前在案发现场看到的法医妹子出现在眼前。

  “站在外面当雕塑啊!”杨石蕾往旁边让了一下,“进来吧。”

  白桐率先就跑了进去。

  没有抓住白桐的路一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祈祷白桐不会太“兴奋”而惹出什么麻烦。

  刚走了进去,路一就听到身后“砰——”的一声,门被关上的声音,不知道为何,竟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验尸报告不是给你们送去了,怎么?有问题?”杨石蕾走过去拿起还没有吃完的面,吃了一口。

  空气中有着淡淡尸臭的味道,路一看着杨石蕾面不改色的吃着面,更加佩服她了。

  “我是想来问你几个问题。”路一说道。

  “什么问题?”杨石蕾把面放到一边,“哎,那小朋友,别动解剖台上的尸体哟,不能吃的。”

  “噢。”白桐把跃跃欲试的手收了回来,不过眼睛仍然盯着解刨台上并不完整的尸体。

  “尸检报告上说有刀伤,和碎尸的是一种刀吗?”路一问道。

  “啧……你没看尸检报告吧。”杨石蕾站起身,“跟我来。”

  如此嫌弃的语气让路一忽然有些窘迫,毕竟,自己的确没有看尸检报告,都是听梁晨说的。

  果然业余的就是业余的,只能靠头脑来弥补了。

  路一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杨石蕾走到解剖台旁边。

  解剖台上摆放着从案发现场带回来的尸块,已经按照人体部位的顺序排好了。

  很明显的看出,还缺少头、大腿、还有内脏。

  “看到肚子这道刀伤了吗?”杨石蕾问道。

  “嗯。”路一点了点头。

  “切口2厘米。”杨石蕾拿起摆放在一边的解刨刀,走到路一面前,直接捅了过去。

  下意识的路一往后推了一步,发现,解刨刀并没有真的捅向自己。

  “我就是给你示范一下,反应这么大做什么。”杨石蕾把解刨刀扔了回去。

  “你的意思是说,造成这个刀伤人,是比傅龙矮的人?”路一问道。

  杨石蕾点了点头,“没有错,用的还是随处可见的水果刀,就是捅的位置不怎么好。”

  “不怎么好?”路一挑了下眉,“没伤到要害?”

  “bingo!”杨石蕾打了个响指,“而且完全是个新手,刀身也没有完全没入身体。”

  “哇,怎么杀人都不会,太笨了吧。”白桐趴在解刨台上盯着尸块说道。

  “是呗,笨死了。”杨石蕾附和道。

  “那碎尸的人呢?”路一插嘴道,避免话题往别的方向引去。

  “碎尸的就更简单了。”杨石蕾靠在解剖台上,“你见过市场里那些卖肉用的那种刀吧。”

  “嗯。”路一回应道。

  “就是用砍骨刀剁的,而且手法极其专业,每一个部位都分隔的特别完美。”杨石蕾说道。

  一个水果刀,一个砍骨刀,都是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东西,就算想要追查凶器,都无从下手。

  况且,距离傅龙失踪已经快一个星期,凶器早都被销毁了。

  “想什么呢?”杨石蕾发现路一呆呆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没什么。”路一回过神来,“现在能确定致死因是什么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