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仿屋 第三十八章 方乐荷

小说:磨仿屋 作者:沐鱼小柒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有理会那边一大一小,路一把白板拉了过来,把上面的文字都擦掉。

  手里拿着照片,路一在白板上写下“5月31号”、“6月1号”、“6月2号”、“6月6号”这几个日期。

  接着在5月31号下面写着“车被偷”,6月1号下面写下“傅龙失踪”,6月2号下面写下“王立”和“孙思凡”,6月6号下面写下“发现碎尸”。

  按照中二凡的论坛文章,路一又再5月31号下面又添上了“傅龙被打”、“傅龙被捅”、“傅龙被车碾”、“傅龙被收尸”这几个节点,引申出来了四个人,分别是“打人的”、“赵安琪”、“开车的”、“中二凡”。

  其中,路一在打人的旁边画了个“?”号。

  路一回身把桌子上之前调查傅龙的文件拿了过来,开始翻看。

  “怎么了?是哪里不对了?”梁晨走过来,就看到路一紧紧的皱着眉头。

  “有些奇怪。”路一把文件扔到一边,“按照中二凡论坛上的文章来说,傅龙是先被打,然后才被赵安琪捅的。”

  “没错啊。”梁晨坐在了桌脚上,“也很合理啊,不然傅龙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被赵安琪那个女人捅了呢?”

  “不是他俩的问题。”路一拿起笔在“打人的”上面画了一个圈,“从之前的调查来看,傅龙并没有对他有如此恨意的仇人。”

  听了路一的话,梁晨摸了摸下巴,“你的意思是说,这块有可能是中二凡瞎写的?”

  路一摇了摇头,“肯定是有这件事情,法医的尸检报告上,不也写着有殴打的淤青吗?”

  “不是仇人,就不能打人了吗?”白桐凑了过来,“电视上也有许多明明不认识,但是还是就被杀的人呀。”

  “小孩子,天天都在看些什么东西。”梁晨抬手拍了一下白桐的脑袋,“你这年龄,就该多看看动画片。”

  “我才不看动画片呢,多无聊啊,情情爱爱的。”白桐把脑袋扭向一边。

  情爱?

  忽然一个画面闪过路一的脑海,又把文件拿了回来,翻到了最后。

  梁晨也起身凑到了路一的身边,“发现什么了?”

  “她。”路一指着一个人名说道。

  “方乐荷?”梁晨顺着往前看了看,“她在5月31号和傅龙通过电话,你该不会怀疑,傅龙和赵安琪分手,是因为她吧?”

  “明天去见见她吧。”路一说道。

  “行。”梁晨打了个哈欠,“已经这么晚了,走,回去先睡觉吧,明天又得忙活一天。”

  “嗯。”路一拿着外套,带上白桐,跟梁晨走了出去。

  本来想要开车的路一,在白桐强烈的抗议下,最终还是梁晨开的车。

  有些挫败的路一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已经睡着的白桐,自己的驾车技术,至于被如此嫌弃吗?

  不过,路一要是知道他接下来将面对什么的话,估计就会后悔,为什么不在办公室对付一宿。

  闹铃响起,路一睁开眼睛后,艰难的抽出了胳膊,用手推了推紧紧抱着自己的梁晨,低头看了看另一边紧紧抱着自己的白桐。

  “都给我起来!”路一大喊道。

  被怒吼声吵醒的梁晨咕哝了一声后,不仅没有松开路一,反而抱的更紧了。

  深吸一口气的路一抬脚就把梁晨踹了下去。

  “哎哟。”瞬间摔醒的梁晨还有些懵,“我怎么掉地下了。”

  对于白桐,路一倒没有那么暴力,只是把他推到一边,“起来了。”

  迷迷糊糊的白桐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七点。”路一坐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这一晚上,简直是太遭罪了。

  “哦。”白桐听到了时间后,又睡了过去。

  最终,白桐还是被路一拽了起来,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匆忙洗漱后,离开了家。

  吃过了早饭,回到办公室找到了方乐荷的地址后,便驱车前往。

  “谁啊?”

  一个不耐烦的男声从门禁喇叭里传出。

  路一和梁晨对视了一眼,方乐荷的资料中,并没有结婚,难道是男朋友之类的?

  “我们是别人介绍来找方乐荷老师补课的,她让我们今天来这里找她。”路一边说边举起白桐到摄像头的位置。

  放下了白桐,门禁一直没有声音再传出。

  正想再按门铃时,门禁解开了。

  刚还在门边的梁晨拉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

  “11楼?”梁晨按电梯前确认了一下。

  “嗯。”路一点了点头,幸好方乐荷是小学老师,不然理由真的不太好找。

  站到1102房门前,路一抬手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听到了拖鞋拖地的声音,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壮硕的邋遢男人出现在路一和梁晨的面前。

  “你好,这是方乐荷老师的家吗?”路一开口问道。

  男人视线扫过路一、梁晨,最终把视线定格在了白桐的身上,顿时一副了然的模样,“进来吧。”

  有种莫名的感觉,梁晨看了看路一眼神询问道: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路一摇了摇头,眼神示意他:先进去吧。

  本来想着是不是要换拖鞋,谁知男人根本没有准备,直接就让两人走了进来。

  “你们找荷荷?”男人问道。

  “嗯,熟人介绍说她教学质量很好,所以就想找她给我弟弟补补课。”路一手放在白桐的肩膀上说道。

  “哦。”男人看了看白桐,“你们是不是没有事先联系荷荷。”

  “我们是通过熟人联系的她,怎么了吗?”梁晨问道。

  “很不巧,她前段时间回老家了。”男人坐在了沙发上,“什么时候回来还没说,所以,你们应该是白跑一趟了。”

  “回老家?”路一有些讶异,“可是熟人告诉我们说,她在本地,所以我们才过来的。”

  “真不好意,要不就是你们所谓的熟人骗了你们,要不就是荷荷没来得及联系她。”男人说道,“荷荷走的也很着急,似乎是家里出了什么问题,学校的假都是我帮忙请的。”

  “这样啊,您是方乐荷老师的?”梁晨问道。

  “我啊。”男人翘起了二郎腿,“我是她男朋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