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仿屋 第五十一章 烟

小说:磨仿屋 作者:沐鱼小柒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瓶子是个透明的白酒瓶子,一点点的滚到巷子的深处。

  “额……”白桐停了下来抬头看向身边的路一,“大哥哥,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啊?”

  顺着瓶子滚动的方向,路一看到了尽头出的巷子,刚好有一个年代很久的路灯,正摇摇欲坠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倒下去。

  路一回想着论坛上中二凡的帖子内容:

  他是跟踪在赵安琪的身后,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刚好赵安琪看到有人正在对傅龙施加暴力,本想着要离开,但是没想到踢到了一个酒瓶子,就被忽闪忽闪路灯下面施暴的男人发现了,紧接着施暴的人离开,赵安琪上前插了一刀后,离开。

  如果这里真的就是帖子里描述的那个地方的话,说不定会留有什么线索,毕竟帖子里并没有说这几个人有做善后的工作。

  走到了路灯下面,路一抬手就能碰到路灯的灯泡,没想到竟然还亮了。

  “大哥哥,白天哎,这个路灯竟然亮了哎。”白桐惊叹道。

  “嗯,电路异常。”路一收回了手,果然,这个路灯上面也没有监控器。

  既然没有直观的线索,只能一点点的寻找,看不会有线索出现。

  安静的巷子内,只能听到一轻一重的脚步声。

  路一在这附近已经找寻了一个多小时,仍旧一无所获。

  难道这里真的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不禁有些怀疑的路一停下了脚步。

  而孙增和也只是很单纯的买了一辆被盗窃的超跑,只是刚好是傅龙的而已,帖子上的人并不是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之前的观点就都被推翻了。

  有些一筹莫展的路一掏出了烟,点上了一根,靠在巷子的墙壁上。

  轻轻吐出的烟圈随之往上飘,在湛蓝色天空的衬托下,更加的明显。

  “大哥哥,你好厉害啊,也教教我呗。”白桐注意到后,抓路一的手臂央求道。

  路一把烟扔到了地上,用脚碾灭,“小孩子,抽什么烟,回去吧。”

  “回去?不找线索了吗?”白桐问道。

  “嗯,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路一正说着,脚底下因为碾烟,露出了原本的巷子石板。

  之前有着一层薄薄的土覆盖,看起来感觉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路一这一下意识的举动,刚好有着摩擦力的缘故,形成了土做成的漩涡,而在漩涡下的石板上,依稀的能看到一丝丝暗红色的痕迹。

  一丝预感袭上心头,路一连忙蹲了下去,用手开始清扫石板上的土。

  尽管白桐不知道路一在做什么,不过也清楚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于是也蹲了下去,帮忙一起清扫。

  大概又用了近半个小时,路一和白桐将路灯附近的路都清扫干净了。

  幸好白桐在旁边废弃的房屋内发现了一把扫帚,要不然,路一和白桐不仅会花更多的时间,而且手肯定废了。

  “大哥哥,这个是血吗?”白桐看着石板上的痕迹问道。

  “嗯。路一目测了一下,刚好是人因为收到攻击,自然而然倒下后,血流在地上时的表现。

  拿出电话,路一打给了海大。

  “什么事?”

  “找到第一案发现场了。”

  “什么?第一案发现场?”

  “没错,派人来京顺路吧。”

  挂了电话,路一把视线转向面对的墙壁。

  “你站在这里。”路一指着位置对白桐说道。

  白桐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后,路一往之前发现酒瓶子的那个位置走去,将酒瓶子立起来后,继续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按照帖子里的信息,中二凡的位置找的很巧妙,既能看到施暴者对傅龙的施暴,又能看到赵安琪的身影。

  寻找了一番后,路一终于找到了一个位置,在一个破旧的两层楼旁边的小胡同里。

  有些奇怪的是,这个两层楼虽然破旧,但是很像是住人的样子。

  和其他的两层三层楼相比,爬山虎根本没有爬满整座建筑,特别是窗户的位置,应该是被人故意剪断了一样。

  把白桐叫了过来,路一推开了这个两层楼的大门。

  突然间,一个矫健的身影向路一和白桐两人扑了过来。

  吓得白桐顿时就坐到了地上。

  “喵~~~”

  橘色的猫咪蹲在白桐的面前,优雅着舔着自己的爪子,眼神颇为不屑的看了白桐一眼。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刚才那只房檐上出现的那只橘猫,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路一把白桐扶了起来站好。

  觉得有些丢人的白桐对着橘猫龇牙咧嘴起来,想要找回点尊严,谁知道橘猫连理都没理,起身往白桐身后走去。

  “你们是谁?”一个声音从路一和白桐身后响起。

  回过头,路一见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出现在眼前。

  “大哥哥!他该不会是鬼吧?”白桐下意识的往路一身后缩了缩。

  不是说这附近已经要拆迁了?怎么还会有人出现在这里?

  施工队的人不敢对自己撒谎。

  那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拆迁户?

  “我是承包拆迁这附近公司的人。”路一并不打算表明自己的身份,“这不是过几天要拆迁了吗?提前来看看。”

  “哦。”戴帽子的人抱着橘猫边摸着猫边说道。

  “你是还在这里住?”路一问道。

  “对啊,不行吗?不是还没有拆迁?”戴帽子的人反问道。

  “额……这房子已经属于危房了,你在这里住的话,人身安全可能无法保障……”路一顿了顿,“而且要是出什么事儿的话,可能其他人也不能及时赶到。”

  “废话怎么还那么多呢?想赶人?信不信我不搬了?”戴帽子的人有些暴躁的说道。

  钉子户?

  难道施工队口中的那个人就是眼前的人。

  路一其实有悄悄打量了一下戴帽子的人,年纪并不大,原本还以为是个中老年人呢。

  “哇,你好不讲理哎!”白桐有些生气的站到了路一面前,指着戴帽子的人说道:“大哥哥是在为你好,你竟然还想着要害大哥哥,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