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仿屋 第五十五章 为什么不报警

小说:磨仿屋 作者:沐鱼小柒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大志又坐回了轮椅上,似乎有些挣扎。

  路一也没有急着催促他,只是等着让自己做决定。

  过了一会儿,李大志似乎是妥协了,深深的叹了口气,开口道:“想问什么,你问吧。”

  见李大志已经配合,路一问道:“5月31号那天,你几点睡的?”

  “本来是打算九点睡的。”李大志回应道。

  “本来?”路一挑了下眉,看来有戏,“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还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

  李大志看了看路一,缓缓的把那晚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晚大概是八点半,李大志已经准备要上床睡觉了,打算明天继续和拆迁队的抗争,谁知道,小黑突然从跑了出去。

  按照以前的话,李大志是不会管的,可是刚要上床时,忽然想到,万一拆迁队的在附近,抓住小黑,用小黑威胁他怎么办?

  于是李大志还是穿好衣服,出门寻找小黑。

  找了一圈后,终于在一个墙头上发现了小黑。

  边抚摸着小黑,李大志边喃喃自语着,让它不要再乱跑。

  正当李大志回到了自己家前面的巷子,突然听到了一声踢酒瓶子的声音。

  “没想到这帮**崽子竟然真的没走!”李大志气儿“腾——”的一下就上来了,转圈找了找周围,想着找一件顺手的“兵器”。

  拎着已经断了的拖布杆,李大志就要朝着听到酒瓶声音的方向走去,连小黑跑了都没管。

  谁知等快要到了,发现踢瓶子的人并不是拆迁队的人,而是一个女人,在女人不远处,也就是在自己家面前,还躲着一个人男人。

  李大志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并没有上前,反而是躲在了一旁。

  也正是躲在了一旁,刚好就看到了那个女人行凶的画面。

  惊讶的李大志手里的拖布杆掉到了地上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那个女人走后,在李大志家门前藏着的男人走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前,对他拳打脚踢后,抓着奄奄一息人的脚,拖着就离开了。

  看完全程的李大志一直没有出声,确定那个男人真的离开后,才回到了自家的门口。

  站在门口,李大志的视线,下意识的就看向那盏忽闪忽闪的路灯下面。

  一亮一闪之间,突然间那个被杀害的人浑身是血的倒在那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李大志。

  “喵———”

  猫叫声惊醒了李大志,低头就见小黑正看着他。

  李大志又看了看路灯下面,什么人都没有。

  “走吧,回家吧。”李大志弯腰抱起小黑走了进去。

  听完李大志的叙述,路一可以确定,论坛上的帖子就是还原了整个案发过程。

  “为什么不报警?”路一问道。

  说出来,似乎心情舒畅了许多,脸色也不像之前那样颓废,李大志看着天空中的白云,缓缓说道:“不知道,当时只是想着这件事情和我又没关系,为什么要平白无故掺和进这去?况且我是个已经快要入土的人,难道要为我接下来的日子担惊受怕?”

  对于这种心理,路一觉得也蛮正常的,一般人碰到这种凶杀案的话,都会有这种心理,正义感爆棚的人,总归是少数。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搬走?因为你上过新闻,所以怕那两个人找上门?”路一问道。

  “这只是一方面。”李大志回应道,“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路灯下那个被杀害的男人,我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浑身是血的看着我,一直再问我‘为什么不救他‘。”

  “良心上过不去,所以选择逃避。”路一说道。

  “是又怎么样?”李大志嗤笑了一声,“我只是个市井小民,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如果这种事情被别人碰到了,十个人中,九个人的选择都会和我一样。”

  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让路一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那你为什么现在又选择说出来?你也知道,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能强迫你说出来。”

  “就像你说的,良心过不去。”李大志说道,“我原以为,只要搬离了那里,就可以免受这件事的困扰,可是,每到晚上睡觉,只要一闭眼睛,那个被杀害人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扰的我整晚都不得安生。”

  “我会向局里申请证人保护,所以直到结案之前,你都可以放心,我们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路一承诺道。

  “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睡个好觉。”李大志不上了眼睛。

  两人话刚说完,李涵就回来了。

  路一已经得到想要的了,于是就打算回局里。

  “路警官,请问,我父亲是?”李涵送路一出去的路上问道。

  “他是我现在查的一桩命案的目击证人,请放心,我会保证您父亲的安全。”路一回应道。

  “命案?”李涵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什么命案?我父亲该不会出事儿吧?不行,我现在就要带我父亲离开!”

  “李涵。”路一见李涵满面慌张的样子,按住了她的肩膀,“您父亲他现在哪里都不能动,况且,我们会保证他的安全,你大可以放心。”

  “放心?怎么放心?有多少人被警察保护,保护到最后没有保护好!”说完后,李涵知道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连忙补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路一并不在意,“请相信我们,是不会让您的父亲发生意外的。”

  李涵已经没有刚才那样激动了,不过手还是紧紧的握在一起,“我能问一下,具体是什么命案吗?”

  路一想了想,并没有把碎尸的事情告诉李涵,只说了是一桩普通的杀人案。

  回到了车上,路一先是给海大打了一个电话,把李大志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让他派人来保护他。

  接着开车带白桐找地方吃了饭后,才驱车回道局里。

  “大哥哥,这个案子是要破了吗?”白桐突然开口问道。

  刚解开安全带的路一细微的觉察到白桐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估计是,怎么了?”

  “没事。”白桐笑了下,“能破案真的是太好了。”onclick="hui"